您好!欢迎来到中华慈善网!现在:北京时间 2019-9-25 星期三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 
中华慈善公益网 中华慈善网,心灵温暖的港湾
慈善网首页 寻人济困 爱心捐助 求学助医 慈善活动 慈善政策 慈善文摘 慈善留言 免费发布求助信息
破藩篱,挖水井,更美的乡村因有他们
中华慈善网 来源:中华慈善公益网 点击数: 463 更新时间:2019-3-26

“健康扶贫最缺什么?最缺适用性人才,如何培养一支基层人才队伍,是改革的当务之急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医院协会副会长方来英近日在媒体上疾呼:“我们去许多地区看,过去的赤脚医生,有的70多岁,还在那儿做工作。我们完全靠对口支援解决不了本土、本地的需要。”

乡村医疗资源的短缺,汪丽平深有同感,作为“全国创业就业优秀个人”,创业23年的汪丽平一直关注两会动态,“贫困户一家管理10000菌棒,当年就可脱贫。但一旦被病缠住,一不小心,全年的收入就打了水漂。”她创办的企业,2018年在中国平安的帮扶下,度过了难关,深知农业企业的脆弱,“如果家乡有像样的教育,从外地返乡的员工肯定会安心工作。”从乡村医疗、乡村教育,到乡村经济,汪丽平深感人才的缺乏对公司稳定发展的影响。

3月21日,春光和暖,在一场“村暖花开·乡村扶贫扶志资助仪式”上,来自全国的优秀乡村教师和校长、乡村医生和致富带头人,郑重地向外界宣示了他们正在实践的乡村脱贫与发展的逻辑——善 “挖水井”,改善村民教育、健康和生产;敢“破藩篱”,紧密联动,形成有造血功能的循环系统,从而达到乡村生态的全面改善。

让更多人愿意守望学生的未来

 “最难忘的是刚毕业时带的那个班,现在还有当年的学生每天在微信发一个早安。”贺兵1989年从乌盟师范学校毕业,分配到察右中旗得胜乡五道沟小学,一接手,就是二四复合班的班主任,“二年级上课,四年级做作业。或者相反。什么课都教。”

回忆起青年时的工作状况,贺兵用“真情”和“激情”来形容。2018年3月,贺兵调任察右中旗巴音小学校长,“小学有六个班,每班最少7人,最多10人。” 随着乡村人口的流失,巴音小学成了全乡唯一的小学。“它要发展起来,不能和城市的学校比分数,要办出特色,要有差异化,否则就没有生存空间。”贺兵现在操心的是怎样使教师队伍年轻化,怎样留住年轻的教师。

2018年7月毕业于锡林郭勒职业学院师范院校的李翠霞,一直想去乡村学校锻炼自己,几经波折,居然被分到母校巴音小学,这次她是以平安支教志愿者的身份返校的。她向巴音小学校长贺兵报到。她从校长那里了解到自己的母校挂牌“平安智慧小学”,安装了村教一体机,“现在的学生,教室也有了暖气,有了整洁的操场,这些都是中国平安援建的,真想不到有这么大的变化。”

李翠霞

与贺兵一样,重庆市奉节县平安乡平安小学校长罗军也被同样一个问题困扰。学校有37个教师编制,常年缺口4个,尤其是他在学校开展课改实验以来,“老师刚熟悉了,教学刚有点起色,往往就被调走了。”于是每年都在打磨,每年都从头开始。

罗军对乡村教育的热情,除了校内的教改,在校外他也积极开展“第二课堂”——全员家访。“你早点回来看看爷爷、奶奶和我吧!连猫都盼望你回来看看呢!怎么样爸爸?能回来看看我们吗?”这是平安小学学生王勇写给爸爸的信。王勇的爸爸妈妈在他出生后便离了婚,爸爸外出打工至少两年没回家了。王勇很想爸爸,但这信,他也不知道寄往哪儿。

在平安小学,像王勇一样的留守儿童、贫困儿童不在少数。通过教师家访,落后的同学感受同学们的友爱和班集体的温暖,也促进教师与家长之间的了解和信任。现在,罗军和同事们越发坚信,“每个孩子都是小天使。”

在热烈地谈到自己对乡村教育的抱负之余,罗军也感叹教学费用的捉襟见肘、教师待遇的偏低和培训机会的稀缺。幸运的是,富有朝气的平安小学,被中国平安援助,村教一体机和校长培训的机会在2018年接踵而至,“听说平安支教老师也可以申请。”罗军开心极了。

让更多乡村老师乐于从教、安心从教,已经成为全社会进行教育扶贫时的共识。“乡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灵魂”西南大学副校长陈时见认为,没有乡村教育的现代化就没有中国教育的现代化。”那些不为名利所动的乡村教师,深怀爱心,为了让更多学子热爱学习,获得人生尊严,日复一日地耕作,只是不愿让乡村失去文脉和活力,他们理应得到社会的尊重和帮扶!

家在哪里,事业就在哪里

这是一个惨烈的调研发现。

美国斯坦福大学中国问题学者、发展经济学家罗斯高在中国调查了13万西部地区孩子,发现24-30个月的贫困农村儿童中,53%的孩子智商偏低。

“听到以后我们要昏过去了,一半以上的乡村儿童因为留守已经输在起跑线上。”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、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徐永光曾这样形容自己的震惊。徐永光说,在贫困乡村,留守儿童们没有父母陪他们玩,给他们讲故事;孩子们的营养也跟不上。这两个原因造成了罗斯高调查中反映出的“智力偏低”问题。

没有父母的陪伴教育,乡村孩子继续没有未来。这是徐永光们的叹息。

36岁的邓年生是江西瑞金市黄柏乡龙湖村贫困户,中专毕业后一直在外打工。“家乡的脐橙很有名,父亲就在家里种。”随着当地果园的规模和名气扩大,越来越多人因种脐橙而脱贫。2016年8月22日,李克强总理视察当地的万亩脐橙基地,一下子让龙湖脐橙闻名遐迩。前几年,“父亲去世了,孩子长大了,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压来。”邓年生选择回乡,开始接过父亲的担子。“平安银行帮扶瑞金发展脐橙产业,我们龙湖村也搭上了便车。贫困户种脐橙,可以免息贷款,每户最高可以贷8万元。目前我们村35户贫困户总贷款202万元。”村党支部书记邓主平说,除此之外,“平安银行还给我们找到一些电商平台,为贫困户增加了致富的渠道。”

邓年生说他回乡创业,勇气更足了,“我要利用好平安的产业扶贫政策, 2019年我会找合作者,一起做电商。相信赣橙会走向更多家庭。”

在江西,在内蒙古,在重庆,在云南,更多的省份,都有中国平安“村官工程”的身影,无数的爸爸妈妈因此开心地返乡就业或创业。

“家在哪里,事业就在那里。”汪丽平创办的重庆市汀来绿色食品开发有限公司,先后吸纳回乡就业的员工,有副总、厂长、库管、调味师十多个人。“蔬菜和食用菌种植基地的就更多了。”刚刚获得“重庆市三八红旗手标兵”的汪丽平肯定地说,随着企业的规模不断扩大,更多的村民会选择返乡就业。

武晓所在的内蒙古阴山优麦公司,获得了中国平安“平安扶贫保”的支持,撬动了3000万的扶贫贷款。平安扶贫保是由中国平安开创的产业扶贫模式,前端,以保险撬动扶贫贷款,为当地贫困户免费提供优种、合作种植、保护性回购等一条龙服务;中端,以科技为手段,为种植提供卫星遥感、智能识别等技术支持,提高生产效率,确保扶贫工作精准到户;后端,以平安壹钱包、橙e商城、金管家等平台支持销售,形成产销闭环,打造可持续扶贫模式。

武晓在“村暖花开·乡村扶贫扶志资助仪式”上分享自己的扶贫经历

3000万元贷款等措施很快到位,用于支持燕麦、马铃薯的种植和加工。武晓一开始的主要工作,就是和企业挂钩的108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签订合同。过去一年,武晓亲眼看到公司因此发展燕麦种植20万亩,涉及农户近3000户。“公司们每卖出1000元,就能为挂钩的贫困户增加50元纯收入。公司的发展吸引了更多劳动力加入燕麦种植和加工的队伍。”

越来越多的企业,开始青睐产业扶贫的价值,以贫困村为主战场,因地制宜、因户施策,为贫困村量身打造产业扶贫项目,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。“让贫困人口参与各种类型的帮扶项目,特别是产业和就业项目,边干边学,边干边树立信心。”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汪三贵说,只有贫困户自己持续的努力,持续提高产业发展和就业能力,才能确保他们稳定脱贫。这样也能让更多的孩子有条件享受到家庭的温暖,从而健康成长,阻断徐永光担心的“贫困的代际传递”。

共筑有保障的健康生活

2018年8月,75岁的村医杨家辉没想到自己也有上“头条”的一天。2018年7月19日至23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到江西赣州、南昌、九江、景德镇调研。7月20日,栗战书委员长专程来到瑞金市叶坪乡仰山村,走进村民家中看望慰问,在村卫生室向杨家辉询问村民看病情况。杨家辉是我国第一代“赤脚医生”,1965年就开始在瑞金县人民医院半农半医学习班学习。回忆起当初当赤脚医生的经历,杨家辉直感叹那时医疗条件的艰苦,“打一针收5分钱,挂号费是5分钱,一般药就几毛钱。”儿子在杨家辉的影响下,也在20多年前学医。

杨家辉

号脉和听诊器是杨家辉给患者体检的全部手段,没想到在2018年“鸟枪换炮”——杨家辉作为优秀村医,被推荐参加中国平安援助的村医培训,“平安提供了检测一体机,能量体温、血压、血糖,还能拍心电图;远程诊疗设备和名医能联系上,真的想不到,当一辈子村医,会接触到这些高科技。”杨家辉稍微空闲下来,就让儿子教他怎么使用。

与杨家辉是村组织推荐不同,重庆城口县修齐镇花坪村的村医罗明聪自小就有从医的决心。12岁时他跟一名老中医学习。1981年,罗明聪开起诊所。行医以来,无论是翻山越岭,还是跋河涉水,只要病人有需要,罗明聪不推卸。有时罗明聪正忙农活,来请他看的人,就会主动帮罗明聪干完农活,天黑了,俩人打着火把一起出发。

有人感叹:“罗医生,以你的水平仅仅在乡里待着太不值。”他总是笑着说:“这个没有值不值,我们这里条件落后,我走了病人看病不方便,去了别处,估计我的价值也发挥不出来。”罗明聪现在开心的是,他被推荐参加了中国平安援助的村医培训,拿到了先进的检测一体机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曾专门抽出时间和项目团队一起,到江西、贵州、云南等地贫困地区进行深入调研,他们发现:一是贫困地区公共卫生医疗服务的实际“可及性”依然低。二是缺乏有资质的医务人员。三是农村医疗卫生经费紧张。

在全国人大代表、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徐镜人看来,没有“健康社会”就没有“小康社会”, “健康扶贫关键在于孜孜不倦一个接一个的行动,终身行动。”

“从贫困地区的实际出发,尊重贫困人口的意愿,将他们纳入扶贫产业发展过程中,更有利于激起他们脱贫致富的热情。”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伍振军看来,将外部帮扶和内生动力有机结合,扶贫工程才能更有生命力,发展才可持续,脱贫质量才能提升。而以中国平安“三村工程”为代表的扶贫力量,正是变“输血”为“造血”,持续激发乡村人才奋发图强的积极性和改变乡村的使命感、荣耀感。

挪威伟大的戏剧家易卜生说,社会犹如一条船,每个人都要有掌舵的准备。外部人才培养本土人才,这些乡村守望者才是乡村脱贫和振兴的真实依托,因为乡村才是他们生存的家园,也是我们所有人的精神家园。“我们没有了农村,我们失去了故乡,中国离开乡下,中国将会发生什么,我不知道。” 著名作家贾平凹在一次公开活动中感叹乡村之于国人的重要性。这也正是社会力量关注乡村的根源所在。

  声明:中华慈善公益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  
关于我们 中华慈善网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
Copyright 2006-2018 中华慈善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皖ICP备09013067号-2 商务合作:商务合作276774081
分辨率:建议您使用1024*768的分辨率来浏览本网站

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